与清风

……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因为各种原因吧,日后这个号不会再更新了,就算写,也不会写魔道的了,现有的文,暂时先留着吧,过段时间可能会删掉,大家可以取关了。就这样

桃花扇(预)

我喜欢你,是飞蛾扑火,也是倦鸟归巢。

那座戏院曾经辉煌过,暗淡过,也曾记载他一生的喜怒哀乐,还有他们之间缱绻而缠绵的爱恨。

回忆像是一片落叶,在记忆的长河中飘落,鲜红的色泽像是燃起了一场熊熊烈火,万千星辉为他而落,这一场戏,终是落幕。

他依然在跳,像是濒临死亡的蝴蝶般凄美,又像是欲火涅槃的凤凰样华丽,鲜红的血液划过白玉般的面庞,美得惊心动魄,又似是为他最后的祭奠。

蓝湛,你是我的救赎,也是我这一生的劫难。

冲天火光蔓延,是最后的华丽庆典。

时间会冲淡一切,过往的爱恨情仇早已无人问津,唯有这戏台上的一曲《桃花扇》,道尽了世事辛酸。

师父说过,这戏啊,一旦开腔,断然没有中途停下的道理,即便是死,也要唱完。

这条路,走了便无法回头,我再问你一遍,你,当真想好了?




戏子羡,预告吧……


Q:大的大,江清那一片什么时候更啊

周六吧,考试周,要好好复习的

芙蓉笺

兄弟是什么?

在危难之时互相扶持,在悲哀之时抱头痛哭,在平凡之时嬉笑打闹,在寂静之时吐露心声。

曾有一位朋友对我说过:友谊从来不是一方的无底线包容。

于是她放弃了过去的支离破碎的友情,走到了我身边。

我想,这句话或许是对的。

我们没有资格去挑三拣四,但是,我们有权利去选择。

人生在世,总有悲欢离合,“欠”之一字,最是荒唐。

世间无数家破人亡,难道都要找到一位“罪魁祸首”吗?

很多时候,所谓的罪人,不过是我们为了逃避自己所要直面的责任的借口罢了。

亲情,友情,爱情,看似相差甚远,实则殊途同归。

不过是最截然不同的相似。

有人说,英雄是病。

可是,你们懂什么是“英雄”吗?

英雄是什么?每当遇到危险时,他们总是冲在第一线;面对迁怒时,他们总是满怀歉意,沉默寡言;面对感激时,他们总是笑的开怀。

他们好似没有恐惧,他们永远挡在我们身前。

英雄从不是没有畏惧,他们更懂得恐惧的滋味,可是他们不能退,他们身后,有着万家灯火,有着人间喧嚣。

英雄渴望平凡,他们本就平凡。

他们渴望烟火繁华,可他们只能面对金戈铁马。

有人说,逞英雄牵连家人,是愚蠢。

可是,当一条鲜活的生命站在你面前时,你会选择什么?

当然,你可以选择袖手旁观,也可以选择明哲保身。

当所有风波过去,你会义正言辞的站出来,指责着没能够挺身而出的人们。

他们的善良,他们的道义,他们的胸怀,从不是你道德绑架的理由!

现在的你们责他,辱他,怪他,沧海桑田之后,你们的子孙只会敬他,尊他,爱他。

“此生先许报家国,一片冰心在玉壶。”我曾将这两句诗比作英雄的真谛。

满腔热血,一身忠骨,赤诚肝胆。

然而,世间无人再懂英雄之心。

岁月的风沙会磨平棱角,时光的磨练会擦拭锋芒。

虽九死,其犹未悔。

等到时光流去,岁月蹉跎,满身少年意气不在,唯有一颗赤子丹心,仍似从前。

或许我们不是英雄,但是当英雄归来之际,我们是否应该以烟火洗尘埃,以温柔换辛酸?

他们从不该被指责。

左肩是责任,右肩是道义。

他们以单薄的身躯,扛起了人间清光。

我以芙蓉寄深情,万年之后,阴谋化作泥沙,只有英雄永存。

芙蓉已开,韶华未尽,此寄深情。







落雪寻花(三)

拜师大典很盛大,灵兽齐鸣,百鸟相贺,祥云笼罩。

仙门中人一开始对佳名远扬的含光君收了一个名不见传的徒弟抱有看好戏的态度,现在却被这天生异象打了脸。

天降祥云,这种奇景只在当年的岐山温氏创始人——温卯降世时出现过一次。而温卯也不出意外的成为了修真界第一人。

如今异象再现,天下将乱!

而这位未来的救世主,天之骄子魏无羡,现在却在卧房里生无可恋。

他堂堂一界之主,当世第一强者,魔尊魏无羡!居然……拜了一个仙修为师!

魏无羡颇有些崩溃的捂住了脸,这要是传了出去,他不得丢死人啊!

尤其是自家那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护发……

魏无羡想象着自己沦魔界笑柄的场面,恨不得一头撞死在这雕着云纹的房梁上。

真是的,自己怎么就一时头脑发昏,答应了呢?

魏无羡右手握拳,用力的捶捶额头,精致的面容上一抹懊恼闪过,却更添一份艳色。

“公子?尊上叫您。”门外侍女轻声呼唤。

魏无羡放下手,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一身蓝氏云纹袍,白色的长袍上绣着淡蓝色的云纹,袖间点点金丝标志着嫡传弟子的身份。

魏无羡皱了皱眉,虽然姑苏蓝氏是古板了点,但是衣服还是蛮好看的,下次叫孟瑶研究研究。

妖艳的脸上勾勒出一抹笑容,姑苏蓝氏二公子的亲传弟子吗?

也不是不能接受啊……




我来了!!!


Q:师傅六一快乐

你也是呀ヾ(≧O≦)〃嗷~

青瓷安(序)

普通人的生命就是如此的短暂。

当魏无羡再次躺在床上,感受到久违的虚弱无力时,如是想到。

蓝湛……我没办法陪你了……可是,我真的舍不得你啊……

腮边清泪划过,正是一了相思。

“魏婴……”

翌日,云深不知处传来消息,夷陵老祖魏无羡,改善功法,打通飞升之路,功德无量,却因身体孱弱,英年早逝。

天下同悲。

前世受到太多苦难,上天亦感垂怜。

此番一朝重来,唯愿你受天下人宠爱。

魏婴,等我……

阴阳共生(二)

“魏公子,你的意思是……”蓝曦臣眼中闪过错愕,看着面前依旧笑的儒雅的魏无羡。

“在下想要拜访您和蓝湛的母亲的故居。”魏无羡狐面下的面庞温润儒雅,叫人心生好感。

“可……魏公子可是与母亲有过交集?”蓝曦臣挂起笑容,心下却暗生警惕。

先不说这魏无羡神子的身份,阴阳师的契约能不能对他生效。今日他本是来找忘机处理公务,却被这魏无羡拦了下来。

本着忘机式神的身份,他对魏无羡本该以礼相待,可是,魏无羡却突然要求去看他们母亲的故居,这让他不得不心生疑窦。

“……交集吗?是有过。”魏无羡面上显出一丝怅惘之色。想起那个面容柔婉却神情刚毅的女子,心中不由得生起怀念之意。

“魏公子可愿为涣解惑?”蓝曦臣没想到真的有这么一段往事,愣了一下,随即又问道。

“我的荣幸。”魏无羡微微一笑,宛若春华初绽,动人心魄。

魏无羡并非是天生的神明,在成为世界的宠儿之前,他只是一名普通的人类。

一位早早失去了父母的普通人类。

魏无羡到现在还记得夷陵的那场雪,洁白的天使从空中缓缓落下,美得像是一场幻梦。

可惜,天使带来的不是温柔的抚慰,而是刺骨的寒冷。

年幼的神子蜷缩着幼小的身躯,在无人问津的角落中瑟瑟发抖。

“我这是……要死了吗?可是……阿爹阿娘还没回来啊……”孩子无助的哭喊并不能激起过路人的怜悯,反而带走了体内更多的热量。

他在朦胧中听到一声巨响,周身伴随着火焰的九尾狐降落在他的身前。

“这就是这次的神子吗?看起来……很弱啊。”雌雄莫辨的声音中是满满的不屑,面具下的容颜美得让人心惊。

“行了,别说了。既然找到了,就快点开始吧。”狐狸身后的白发少年探出头来,对玉藻前的啰嗦表示不满。

“好了,知道啦~”故意拖长的尾音甜腻的很,手上的动作却是毫不留情。

一只白皙的玉手,洞穿了神子的胸膛。

“呃啊——”一声痛呼出口,孩童蜷缩起了身子,唇边血液肆虐,是冰天雪地中最耀眼的色彩。

融合的过程很痛,宛若万鬼噬身,叫人恨不得死在这场折磨当中。

妖艳的光华流转,缓缓收归于神子身上,化作了脸上的狐面。

成神是有代价的,而他付出的代价,是他的生命。

有很长一段时间,魏无羡迷茫不已,他没办法掌控突然出现的力量,也不明白他究竟是什么存在。

是神,是鬼,还是人?

他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了那个温柔而倔强的女子的。

“你和我的湛儿差不多大,却和他一样早早地失去了母亲。”

那个女子用着叹息一般的语言说道,葱白的玉手抚摸着他的面具。

他们在一起待了很久,那个女子教他控制力量,陪他玩闹,给他做饭……

他在她的身上,看到了母亲的影子。

可惜,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很快,那个女子被便强行被地府之人带走。

“阿婴,拜托你,帮我照顾好湛儿,也照顾好你自己。”面容柔婉的女子再次抚上他的面具。

柔和的眉眼中闪烁着泪光。

“谢谢你,让我当了一次母亲。”

神子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面具下的脸庞不见喜怒,只道:

“好。”

故事讲完,魏无羡缓缓抬头,看向面前一脸怅惘的蓝曦臣。

“竟没想到,魏公子与家母还有这样一段往事。”蓝曦臣平复心绪,面上带起习惯性的笑容。

“既然如此,魏公子要祭拜故人,涣也不好阻拦,明日便带魏公子去家母故居。”蓝曦臣起身,看着窗外暗沉的天色,说道。

“劳烦。”魏无羡勾唇一笑,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欣喜。

“蓝湛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在下也不好让自己的阴阳师独自在外逗留,请容婴先告退了。”魏无羡也站了起来,微微一躬身,道。

“不敢,魏公子请吧。”蓝曦臣连忙一侧身。他可受不起神子的礼。

魏无羡也不多说,只是微微一颔首,便走了出去。

蓝曦臣怔在原地,回想着母亲的音容笑貌。

这边的魏无羡顺着阴阳师与式神间的联系,一路向着蓝忘机的所在地行去。

“唔,看来是这里了。”魏无羡感受着近在咫尺的气息,嘟囔道。

他向四周看去,艳丽的龙胆花肆意生长,清香弥漫。

他找寻了半天的人正在龙胆花中静静地赏月。

“蓝湛!”魏无羡叫了一声,却没有得到回应。

他挑了挑眉,走到蓝忘机身侧,也坐了下来。

黑色的华服落在花丛中,沾染了满含清香的露水。

“……这里是母亲的故居,龙胆小筑。”蓝忘机不等魏无羡开口,便自己解释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魏无羡垂下眸子,月光洒落在龙胆花丛中,像极了那个美丽而坚韧女子。

魏无羡没由来的感到一阵伤感,他抬手,接了满手的月华,心念一动,月华凝结成一只酒碟。

“来试试吗?这可是神酒啊。”神子怀揣着柔和的笑意,向着身旁的少年阴阳师发出邀请。

“……云深不知处禁酒。”蓝忘机被那明媚的笑容晃花了眼,怔了一下,复又答道。

“没关系的,喝酒或许能让你回想起一些美好的事情呢?”魏无羡眼中荧光闪现。

狐狸,可最会蛊惑人心了。

蓝忘机顿了顿,接过了神子递来的月华。

入口微凉,清甜的味道不见一点酒的辛辣。

该说不愧是神酒吗?

这是蓝忘机最后一个念头。

“诶?醉了吗?”魏无羡惊愕的看着蓝忘机倒下的身影。

酒量这么差的人,他也是第一次见啊。

“没办法,送你回去吧。”魏无羡无奈的摇摇头,手中刚刚运起灵力,却被一只玉手打断。

“蓝湛,你醒了?”魏无羡更加惊讶,这种奇异的醉酒方式,着实少见。

“唔……想念……母亲。”蓝忘机琥珀色的双眼尽是迷蒙之色,显然是还没清醒。

“……”魏无羡动了动嘴,却是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

“唔!”蓝忘机忽然用力,将高高在上的神子抱入怀中。

揽月入怀,自可抚慰心神。

“不要走……陪我。”阴阳师喃喃道。

“……好,不走,陪你。”魏无羡勾起唇角,眼眶却是微红。

“不要难过,你的母亲一直陪着你。”魏无羡轻轻抚着蓝忘机的脊背,温柔的声音蛊惑人心。

天边两颗星辰闪烁,像是在附和着神子的话语。

月光落下,满园的龙胆花随风轻轻摇曳,花丛中的二人若隐若现,只余清香缓缓传来。


鸠占鹊巢(十一)

云梦依山傍水而建,冬日大雪纷纷宛若仙境,夏日里艳阳高照,水中游玩,自是别有一番风趣。

“阿清!快来,水里凉快!”我放下笔,看向远远的看见师兄半身泡在水里和我招手。

“……师兄。”我叹了口气,无奈的走了过去。

“给蓝二公子的回信你写了吗?”我提醒道。

自从师兄和江澄打过一架之后,江枫眠千里迢迢从云梦赶来,带回了我和师兄,却把江澄留在了姑苏。

我嗤笑一声,临走前把一叠信纸交给了蓝二公子。

“啊啊啊!遭了,我忘了!蓝湛一定等急了啊啊啊!”我含笑目睹着师兄尖叫着跑开。手中一张信纸微折,影影约约是几个清秀俊雅的字迹:

多日不见,你可安好?

我团了团蓝忘机写的信,一把扔了出去。

写成这样,怎么追人?!

于是蓝二公子辛辛苦苦写出来的信,便这样香消玉殒了。至于师兄房里的那张……

是我经过“修改”之后的,保证让师兄看了,就能滔滔不绝,难舍难分。

江澄还有一段时日便要回来了,也不知道,没有师兄的云深求学……是怎样的呢?

云深不知处,静室。

蓝忘机身着云纹白衣,潇潇然若神人降世,手中却端着一盘不黑不红的东西。

【蓝湛,展信悦:

多日不见,甚是想念。

婴平生三好:美人,美酒与美景。

姑苏江南小镇,烟雨朦胧,影影绰绰,风姿优美。

云深的天子笑酒香醇厚,最是惹人心醉,婴甚爱之。一别数日,无比怀念。

至于美人……姑苏蓝二公子容颜欺霜赛雪,性情清冷,偶有其他神色,更是宛若红尘落雪,婴尤为喜爱。

姑苏美景自然醉人,然,云梦却别有一番风味。

婴最爱云梦菜式,入口辛辣,比之姑苏清淡,更得吾心。

若君无事,可来云梦一观。婴必为君引路。】

蓝忘机见着“美人”二字,耳畔微红,手中却是握紧了菜盘。

云梦……




我回来了……